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三章 各方动静(3更)(1 / 2)

作品:《药神赘婿

“不是要替你孙子报仇吗?跑这么快做什么?”

正当席镇准备逃跑的时候,林陨却是蓦然拦住了他的退路,轻笑道:“刚才还一副热血上头的样子,别一下子就怂了啊!”

甚至连林陨靠近自己的身法都没能看清,席镇可谓是又惊又怒,他大吼一声,直接爆发出自己的全部真元,打算强行打开一条退路出来!

幽魂夺魄爪!

只见他的五指陡然弯曲,真元流转,竟是附上了一层暗黑色的浓雾。指爪舞动之间,竟是带起了雷霆破空般的爆响声,威力不俗!

涅槃级武学!

锵!

然而,席镇的涅槃级武学甚至连林陨的边儿都摸不着,就被数道凌厉非凡的剑气给生生斩断!一柄寒光四射的璇玑剑毫无预兆地刺向了他的喉咙,仅剩半寸距离之时,居然险之又险地停了下来。

席镇脸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,死死地盯着那致命的剑锋,如果再逼近半寸的距离,他可能就要跟地上的那两具尸体一样陨落了!

林陨没有杀他,这是席镇没有想到的。

“为什么不杀我?难道你是在可怜我吗?”

看到林陨那戏谑的眼神,席镇心中没来由升起了一份莫名的屈辱,怒喝道:“老夫用不着你来可怜我,不过是一条命罢了,想拿就拿去吧!”

“可怜你?你也配?”

林陨讥诮一笑,直接封住了席镇的真元,并且将后者打晕。

他之所以不杀席镇,当然不是因为忌惮席阀之类的缘故,而是因为他想拿后者当一个人质。这老家伙就算再怎么不济,也是席阀的四长老,身份地位肯定不低。

只要拿席镇当人质作为谈判的筹码,席阀必定会派人来救他,到时候林陨就能顺理成章地跟席阀谈条件了。拖着这个昏迷的老家伙,林陨对他倒是不怎么客气,很是随意地将他扔到了破旧的墙角趴着。老家伙一身修为都被他封住了,就算醒来以后想跑都跑不掉。

“看来你总算是有进步了!”

战斗结束后,荀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一脸感慨地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林陨怔了怔。

“难得看到你这次没有把人全部杀光,不仅留了一个活口,而且还放跑了好几个。”

“你真以为我很喜欢杀人的吗?罗刹谷的那帮女人只要不来主动的招惹我,我也不会赶尽杀绝。”

看来荀翎对自己似乎有很大的误解,林陨有些无语地白了他一眼,解释道:“至于这个老家伙……他算是个不错的人质,很快就会有席阀的人来救他。既然要谈判,那我的手上当然也得要有一些筹码了。”

“谈判?”

荀翎有些疑惑道:“你想从席阀手上得到什么?”

“你忘记我们来青阳府的目的了?”

林陨轻叹道:“席阀就算是云州整体实力较弱的一个顶尖势力,但好歹也是这里的地头蛇。我们既然要找那对伴生天器法宝,那为什么不直接让这只地头蛇来帮我们呢?而且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对伴生天器法宝很可能已经落到了四大顶尖势力的手上。”

“如果席阀真的拿到了那对天器法宝,我就用这老家伙的命跟他们换。要是他们没拿到的话,我至少也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,反正怎么算我都不会亏本。”

听完林陨的打算后,荀翎实在是有些瞠目结舌,忍不住说道:“你也太过分了,杀了人家最优秀的年轻弟子,还要用人家长老的性命要挟来换天器法宝!难道你以前都是用这种方式跟人谈判的吗?真亏你能活到现在,我要是席阀的人,第一个就想宰了你。”

如此不当人的行事作风,荀翎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了。

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林陨能够得罪这么多实力雄厚的顶尖势力,实在是因为这家伙在面对敌人的时候,从来都不留半点余地,铁了心要把对方得罪到死!

“那也得他们有这个本事才行啊!”

林陨阴阴地笑道。

看到他这种十分不善的笑容,荀翎发现自己很可能是交友不慎了。

……

东方阀,一个干净到令人发指,充斥着淡雅香薰气息的别致房间里。

堂前,一道浑身上下都被黑袍包裹着,看不清长相的人影跪伏着,神色恭敬地在向某个神色阴柔的男人仔细禀报着各路消息。

“是吗?他居然来青阳府了?”

东方骏动作优雅地品尝着手中的香茗,眼中闪过一抹诧异,轻笑道:“真是有趣,刚到青阳府就杀了席子焱和水碧,看来此人无论到哪里都会引起一场不小的骚动。”

“二爷,是否要派人继续深入搜寻?”

黑袍人低声道。

“不需要。”

东方骏却是摆了摆手,自语道:“那可是一位九品灵药师,你手下那帮废物能逃过他的眼睛?看来,我得亲自走上一趟了!”

咔嚓!

下一刻,东方骏手上名贵的陶瓷茶杯瞬间破碎,茶水洒了一地。令人心惊的是,那地上的茶渍居然隐隐有着几分黑气冒出,这茶水里居然有着剧毒!

三日追魂散!

黑袍人眼中闪烁着寒光,这种剧毒无色无味,却拥有着极强的毒性,就连天宫境强者都无法用真元将其逼出。只要中了此毒,中毒者在三日内就会气血衰败,最后虚弱脱力致死。

有人想要毒杀二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