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此乃天赐飞戟,岂能任尔等逃窜(1 / 2)

作品:《三国:从隐麟到大魏雄主

【参考大家的留言,上一章中,对将士们的奖励做出些许修改。

龙骁营将士阵亡,俸禄不再发终身,有子女的发到子女成年,无之女的为其父母养老送终!

上一章内容已修改。

感谢各位的宝贵意见,只要是好的,我会采纳的!九十度鞠躬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战报上的文字,让曹操看的是热血沸腾。

七百龙骁营骑士,阵亡五十五人,轻伤二百二十人,重伤七十六人,却…歼敌一千五百余。

这个数字不可谓不触目惊心,不可谓不让人热血澎湃。

甚至…其余三处城门攻破后,大军支援到南城门时,龙骁营的骑士竟还稳稳的占据上风,若不是疲惫,甚至都打算去追杀逃窜的敌军!

而与之对比,曹操额外配给曹休的三千青州兵死伤惨重,四散狼狈逃窜,且,并无寸功!

曹操绝不相信,这支…他无比熟系的谯沛武人军团,在短短的几个月内,战斗力竟发生如此蜕变。

曹操更难以置信,身陷埋伏,冒着箭矢,面对四处蜂拥杀来的敌人?

是怎么做到如此的战损?

又是怎么歼灭如此数目的敌人。

可怕…这已经不是可怕了,而是不可思议,而是匪夷所思!

“妙才,你可知道?龙骁营缘何如此战损?”曹操好奇的问夏侯渊。

夏侯渊挠挠头。“这战报…我看到龙骁营处时,也是目瞪口呆,还特地去询问过幸存的青州兵,只不过,他们说的也很模糊…”

模糊?

曹操微微凝眉,连忙追问道:“哪里模糊?”

这…

夏侯渊踟蹰了一下,还是脱口。

“他们只说龙骁营身披的是天降神甲,手持的是上古战戟,战戟出则削铁如泥,连人带马劈成两半,神甲出则刀枪不入,任凭敌军兵锋之力,也奈何不了这固若金汤的防护!”

嘶…

曹操一怔,天降神甲?刀枪不入?怎么听着已经有点儿神话故事的味道了,

当然了,“三人成虎”、“以讹传讹”之事,曹操也不是没听说过,传到他耳中的,还不知道已经变了几重味道,可从中寻觅…不难找出蛛丝马迹。

原来,龙骁营是依仗着兵锋之力、铠甲之固,兵锋、铠甲…一提到这个,曹操莫名的感觉到有些熟悉。

等等,他猛的回想起,那一夜…沐儿手持一枚匕首先是震碎了铁剑,继而与他的倚天剑、青釭剑交相碰撞,不露下风!

那时…沐儿提到的不正是这神兵么?似乎…叫什么“锻钢”,而那匕首取名为精钢匕首,为此曹操还特地在城南设置了一处锻造坊,让陆羽负责,沐儿做其中的掌事。

难道…

这个想法刚刚出现,就填满了曹操的整个心头,越是往这个方向去想,曹操的眼眸睁的越大!

没错,龙骁营骑士佩戴的铠甲,手持的武器,必是羽儿与沐儿这锻造坊炼制出来的。

如此这般的话…

哈哈…妙哉,妙哉,坚不可摧!妙不可言!

一下子,曹操笑了,想明白这一桩事的他会心的笑了起来。

好啊,好啊…

他心头不住的呼喊,内心中更是悸动连连。

若然这神兵神甲有如此功效?那…

曹操看的更远,如今…因为时间有限、镔铁的数量也有限,锻造坊能炼制出的这精钢武器、精钢铠甲的数量必然有限!

可…以后呢?

随着时间的推移,镔铁的不断供给,是不是曹营所有的甲士都能配备上这样的神兵、这样的铠甲?

而这…对整个曹军战斗力的加成将是何其恐怖!

一时间,整个城楼上安静极了,看着曹操这时而深思,时而大笑的古怪模样,夏侯渊一脸懵逼…

“大哥可是想到什么了?”夏侯渊急问道。

“哈哈!”曹操喜悦的情绪溢于言表,激动之余,他伸手拍了拍夏侯渊的肩膀。“妙才啊,这一次陆羽自是立下大功,除此之外…沐儿也立下了大功一件!哈哈哈…”

讲到这儿,又是一声大笑后,曹操接着感慨道:“这么算下来,当初你嫂子乱点鸳鸯谱,倒也是大功一件咯!”

此刻的曹操想到了女儿曹沐,想到了丁夫人,想到了这一桩错进错出,意外锻造神兵的故事,比起攻下濮阳城,这神兵、神甲更让曹操惊喜百倍,这特喵的就叫惊喜啊!

既想到了曹沐,曹操也很好奇…

羽儿到底帮他这妹子退婚了没呢?妹妹这点儿小忙,羽儿这做兄长的该去帮上一帮啊!

就在这时。

“大哥,大哥…”城梯上,急促的脚步声再度浮起。

曹操与夏侯渊转过身,这次出现的是曹洪。

才刚一上城楼,曹洪就急冲冲的喊道:“诶呀,诶呀…陈宫那厮逃亡之前竟命人烧了粮仓,几十万石粮草顷刻间化为乌有了,唉呀…哎呀…”

曹洪连翻叹气,一句话脱口,他都快哭了…

他听说陈宫烧了粮草,派了三队人马去追杀他,曹洪感觉与他不共戴天!

可…陈宫跑的比兔子还快,哪里能追得上呢?

曹洪心疼啊,这得多少钱哪?就这么一把火给烧了?

曹洪心在滴血,这一刻,他觉得与吕布简直不共戴天,他要为这些粮食报仇!

这…

曹洪的话让曹操的眼眸一下子凝起。

原本还因为钢质武器、钢质铠甲心情愉悦的曹操,顷刻间整个脸又变得煞白如纸。

陈宫一把火烧了濮阳城的粮食,这是大问题,这甚至是危急存亡的大问题。

现在,四月已经过去十余天,滴雨未下,烈日炎炎…肉眼可见,河水的水位都在不断的下移。

羽儿那“阴阳家”学派的“五气八运、阴阳五行”的推断,越发真实了许多。

倘若真的四个月不下雨,那七月的庄稼必定会受到巨大影响,等到那时候,可不光是军中无粮,百姓们也没粮食啊!

特奶奶的…

曹操内心中不住的爆粗口了,陈宫这一把火烧的,哪里是粮食啊,分明是烧出了兖州、徐州的粮荒、大难!

呼…呼…

曹操的胸口跌延起伏,委实惊到他了,也气到他了。

总不能整个兖州、徐州的百姓们都以蝗虫为食吧!

就算全民捕蝗,全民吃蝗…蝗虫繁衍的速度能顶得住百万人去吃么?

一下子,曹操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粮食,又…又…又…又一次成为他前进路上的巨大掣肘!

在古代,故事与事件传播的方式往往是人传人。

而所谓“三人成虎”,传闻的过程中,经过的耳朵多了、嘴巴也多了,自然…传闻中的事迹会被进一步的夸大,乃至于神乎其神!

说白了,这是寄托着百姓们对英雄人物的幻想,这个时代也需要英雄!

比如…

此刻鄄城的一间酒肆里,说书人正在声情并茂的给客人们讲述几日前发生的濮阳城一战。